人工智能

日本毕业典礼变“僵尸开会”!学生远程遥控,机器人代领毕业证,校长居然没笑场

大数据文摘出品

作者:刘俊寰

转眼间又到了日本毕业季。

在日本,毕业季是非常仪式感的存在:学校里会满是穿着浴衣、盛装打扮的小哥哥小姐姐,拿着毕业证书,在樱花树下合照,然后晚上不醉不归露宿街头。

图片来源:日剧《对不起,青春》

但今年,由于疫情逐渐加重,日本政府采取了“自肃”措施,先有不少企业取消入社式,然后,毕业式也该延后的被无限延后、该取消的被直接取消。

尽管如此,还是有那么几所学校偏偏不信邪。

于是,3月28日,日本远程教育大学BBT(business Breakthrough University)官方发了一条推特,毕业式如期举行。

从BBT大学随后发布的公告来看,他们是首次将ANA公司自主研发的“newme”机器人用于毕业式的大学,听上去很有纪念意义呢!

但是,从微博网友的反应来看,事情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到底怎么回事?和文摘菌一起看看!

BBT毕业式:“僵尸”代表上台领取毕业证书

3月28日下午,东京大皇宫酒店,BBT大学的毕业式如期举行,和不少执意举办毕业式的学校一样,学校采取了远程举办的方式。

从BBT大学官方推特当天发布的视频来看,老师和工作人员都在紧张地准备着,画风正常。

但随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摄影师大哥正在和平板里的学生打招呼。但是这个学生的装扮…怎么说呢,引用一下微博网友的话,怎么那么“阴间”呢?

从BBT大学公布的全身照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个机器人由一个播放学生面部视频的平板电脑“头”和一个四轮的 “腿”组成,“身体”部分则身穿长袍,戴着学士帽,俨然一副毕业生的装扮。

根据BBT大学随后发布的公告,整个“云毕业式”的采取了正常的程序,校长致辞后,四名毕业生代表(两名本科生和两名研究生)“上台”领取毕业证书,完成学位授予。

但是这个机器人??想请教学校领导怎么做到不笑场的。

领完毕业书的毕业生代表火速溜掉:

难怪网友会说“僵尸”,这不就是80年代香港的经典僵尸电影的造型吗?

林正英看了都想鼓掌。

其他非代表的毕业生通过zoom在线观看,不知道他们看到毕业生代表的装扮后,会不会有点庆幸自己没有被选上。

但是,从体验效果上看,一名BBT大学毕业生参加完“云毕业式”后表示十分“酸爽”,“入学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要操控自己的头像机器人参加毕业典礼,不过,在家待着还能公开获得文凭,这个体验还是蛮新鲜的”。

据BBT大学的说法,鉴于很多学生都希望参加毕业式,但是又无法来到现场,就有了这场“云毕业式”。

首款具有普及意义的头像机器人“newme”

BBT大学使用的毕业生代表机器人,真身是ANA公司研发的虚拟交流机器人“newme”,它本来是长这个样子的,人家明明是个小清新:

除了被BBT大学玩坏之外,“newme”还在其他领域助力生活方方面面,宇部工业高等专门学校的入学式中,“newme”出任司仪;在常盘博物馆“环游世界的植物博物馆”内,“newme”则向无法出门的孩子们展现休馆的馆内景色,感觉后者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去年10月,在CEATEC 2019的主题演讲中,ANA总裁片野坂真哉和日本著名女演员绫濑遥共同出席,介绍“newme”,片野坂真哉表示,争取在2020年4月之前,“newme”能够实现普及1000台的目标。

研发“newme”机器人的公司ANA全称Avatar Robot,直译是“阿凡达机器人”。

根据官网的介绍,“newme”是首款具有普及意义的头像机器人,只要在机器人的显示屏上将自己的头像放进去,机器人就变成了你,机器人的所见所闻全都可以实时传输到操作者上,于此就能体验到异地交流的各种方式。

这种方式我们已经在BBT大学的毕业式上见识到了,只要不给它打扮奇怪的装束,都还是可以接受的。

因为是“新的自己”(newme),所以ANA也很注重机器人的外表个性,用户不仅可以自主选择机器人颜色,在机器人不同部位进行随意的颜色搭配,还可以调节机器人的高度,让用户以最佳的姿势进行体验。

在具体数据上,“newme”的制作材料是树脂,可折叠,其行走速度为2.9km/h,有100cm、130cm、150cm三种尺寸,对应着14.5kg、15kg、15.5kg重量,可以上下60°摇头,也可以左右摇头,一次充电能工作3个小时,不过目前价格还未对外公布。

虽然Avatar Robot的公司名字有点中二,但是公司一直秉承着“打破物体距离和身体界限”的理念,目前不少项目在持续推进中,比如下图左方的可穿戴设备,支持通过机械臂进行远程交互,右方的钓鱼设备,让你在家中就可以钓鱼。

BBT大学:远程教育一直在进行中
本次“僵尸毕业式”的主角BBT大学,也是来头不小。
说到在线教育,国内慕课、网易等都在持续推进,美国主流大学中也有超过20所有实行在线教育,韩国接受在线教育的学生超过了10万人。在线教育十分方便,只有拥有网络和设备,学生可以在自己喜欢的时间和喜欢的地方进行学习。
不过,在日本,“在线学院”这个词还不怎么常见,这种教育模式也还没有被主流所接受,在这样的环境下,BBT就是身先士卒主动推动在线教育的几所学校之一。
BBT可以说是一所“100%在线”的大学,不仅上课,讲座、讨论、小组活动,甚至是测试和考试都可以在线上进行。
印象中,在线教育除了上述优点,还有不少缺点,比如学生的自制力就是非常不稳定的一个因素。但是BBT大学的在线教育采取的模式并不是以观看视频为标准,在观看学习视频后,学生、老师,还有专门的学习顾问会就此次授课内容进行讨论,总结观点。
除讲座外,BBT还设置有“学生沙龙”的线上讨论区,学生可以进行交流,向同学提问、或者询问活动计划。

BBT大学在线教育的推动与其母公司Business Breakthrough有很大的关系,后者是一家成立于1998年的远程通信制(在线)教育计划公司,其主要工作就是在日本推动在线教育。
BBT大学也十分注重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正如校长大前研一所说,“目前日本教育的最大问题是对书本知识的过于偏重,学校通过成绩衡量学生的学习能力,导致的结果就是许多学生在面临真正的问题时无法解决。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学生必须学会独立思考,给出自己的答案”。
似乎,BBT大学能够组织这么一场毕业式也是情理之中了。

3月14日,日本网友“柏原周平”发了一条推特,由于孩子太想参加毕业式了,便在《我的世界》里举行了毕业典礼。

这位小学生联系了许多玩《我的世界》的小伙伴,彼此合作,花了整整一天时间,还原了学校的礼堂,主席台、学生座位、红地毯,还写上了一个大大的“Summer”,这大概就是孩子们理想中毕业典礼该有的模样吧。

为了毕业式,小学生们都铆足了劲,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云毕业式”。大学方面表示看不下去了,疫情怎么能成为取消毕业式的理由?对此,你又是怎么看呢?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微软麻将 AI 论文发布,首次公开技术细节

上一篇

研究以太坊 2.0 中的状态提供者模型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日本毕业典礼变“僵尸开会”!学生远程遥控,机器人代领毕业证,校长居然没笑场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将以邮件的形式发放至您的邮箱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