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真实的北京IT圈:后厂村姑 vs 后厂村花?

广告
广告

上个月,我们深扒

《真实的上海IT圈:张江男vs漕河泾男》

其实还存在另一群人

与之本应相亲相爱

却又似乎存在在平行世界

互相保持着母胎SOLO的高傲姿态

她们是

北京后厂村IT女

(人称“后厂村花”)

在帝都北五环外,无比“繁华”的西北角

有一座会被载入史册的村庄 —— 后厂村

这里被称为“中国硅谷”、“中关村2.0”,从西二旗到后厂村,村口短小的干道上流淌着30万精英才干的喜怒哀乐和青春梦想。村里的每一个人,即便是村花,无不散发着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气质。

每天清晨,在名字里带“龙”的出租房里,村花们陆续醒来,为中国互联网的明天,开启新一天的奉献。

头发

众所周知

⚠️21世纪最珍贵的就是头发

⚠️珍贵的东西大多不能水洗

「洗澡的时候千万不能弄湿头发」
对长发飘飘的后厂IT女来说头发是她们最后的倔强

「但这种倔强在洗头面前一文不值」

如果你看到厂花们

留着和她们气质不那么相符的刘海

大概率不是为了装可爱

很可能只是为了 方便

「刘海洗一下就差不多了」

在这里奉劝各位一句

如果你身边的女孩子突然戴起了帽子

你可千万不要…

她一定是因为今天和昨天和前天

没有洗头

当然这一切都可能因为一句话而戛然而止

(愿世界充满和平)
上线的时候连上厕所都要小跑

哪有功夫天天洗头

这个包还是一年前在意大利旅游时买的呢

同去的小姐妹在LV店里抢的欢快

在大家的劝说下

后厂村花琳琳才买下了人生中第一个奢侈品

可是 

一想到背它去上班 

和其他程序员一样

琳琳的衣服多数也都来自淘宝或优衣库

哦对,还有迪卡侬

有时也会逛下自家的购物网站真心实意地准备履行《工资回收计划》

但因为发现了页面上一个bug而终止

还是算了放到 *鱼 上原价转了吧

每年的夏秋之交是整个后厂村颜值最高的时候

无数年轻面孔涌进这条本就略显拥挤的街道

23岁的女孩子

正是刚刚开始意识到

“看起来漂亮也是重要的职场竞争力”的时候

但是通常后厂的程序媛

会在入职后 3个星期就停止化妆上班

「反正化不化妆也不会影响出BUG的几率」

哦,不用为她们可惜论工作属性程序媛这一行还是很烧脑的大多数的精力不得不用在工作上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做别的。

「更何况…」

「没,没什么…」

其实不管身处哪个职务简朴 

是后厂IT女们的普遍特征

她们显得随性洒脱或素面朝天或化着不显眼的淡妆

喜欢用舒适的平底鞋代替高跟鞋

对表面功夫抱有极大的宽容

跟你擦身而过的那位背双肩包、穿运动鞋的女士有可能是一名小编

也有可能是身价千万的大佬

「就是这种 藏龙卧虎 的感觉后厂村花有时还会戏虐地自称“女屌丝”」

在某个瞬间你会发现后厂姑娘们的性格是迷人的

单身

对于后厂村的姑娘来说

尽管同在大北京市

繁华的三里屯和她们的交集大约是:

在看到朝阳闺蜜发出精致下午茶的朋友圈

啧啧两声

默默地点个赞

其实曾经

小薇也会在马不停蹄地累了一周后的周末

接到很多姐妹的邀约。

可是身体却跟不上思想的放纵

好远、还有一堆衣服要洗、严重缺少睡眠

考虑再三后最终回一句“不去了”

久而久之,闺蜜们也就索性不叫她了

再加上平时

微信总是被眼花缭乱的工作群淹没

有时候朋友的一条消息

要好几天后才会突然想起

也可能就一直不回复了

时间长了

人们会心照不宣地 安静下来

几乎每天8.9点下班

她还要看电影、看书、完成网课作业

不断在职业技能上提升精进自己

在一个懒觉睡到自然醒的周末

小薇也会强撑着看一两个小时书

然后再打开等了一周的连续剧更新

仿佛这样能减轻一些

“浪费时间”的愧疚感

显而易见的

她也没有时间去接触新的异性

当然

她也有心上的那个人

只有在 夜生人静 的时候

她才会想起那个

❤️ 

别说后厂村花
就我国目前2亿单身青年来看你在哪儿脱单都挺费事儿

约饭

如果你闺蜜告诉你她 在中关村上班

你可别天真地以为就是

地铁站五道口和中关村站之间的那一片

等你真的赴约去找她吃饭

在中关村地铁站出口

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你就会知道

在支付完三十多的打车费后

你就顺利到达了传说中的

后厂村路

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见到那位格子衫大裤衩子、夹脚凉拖的姑娘

站在东北农家菜的大红色招牌下

宛如老家小乡村黄土地上

看张家大傻妞儿傻笑的光景

只有工牌上「天真蓝」照片

悄悄暗示着她的

精英身份

这就是后厂村路

让互联网精英们背井离乡建设的

比自己老家县城还荒凉的地方

工作餐

午饭时间的后厂村,的确像是一个

送外卖的小哥

只能在楼下暴晒十多分钟等人取餐

在几乎没有大型商铺

只有零星饭馆和便利店的后厂村

是连城线的外卖小哥往返于软件园与上地西二旗

才平衡了三公里之间

数十万人的消费逆差

不过有时候她们也会三两结伴

走到一公里外稍有市井人气的地方

挑一家小餐馆坐下

点上一份辣炒鸡杂和红烧肥肠

在老板娘又大又尖的叫号声中

谈论起不可理喻的客户和需求

不用看工作牌都知道

这些一定不是网易的花

毕竟被网易食堂滋润过的胃

是不可能出来觅食的

在后厂

追厂花最浪漫的不是烛光晚餐

而是

有能力的大企业

试着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完整的 生态系统

健身房、咖啡厅、食堂等一应俱全

尤其食堂的菜式也很丰富

好像十多年前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国营工厂

有时从机械而琐碎的工作中抬起头来

恍惚间会以为自己是一名戴着头巾的纺织女工

正置身于一个完备又封闭的小社会里

纺织女工 vs 后厂村花

饭后的后厂村花

也实在没什么别的可去之处

绕着公司大楼漫无目的地转圈后

恋恋不舍地回到工位坐下

仿佛有一根 无形的绳索

把自己和工位牢牢的拴住

只是把自己塞饱之后

强撑一上午的 困倦

终于能在午间时分彻底爆发

几乎在后厂的每一个人都是被互联网的未来感吸引过来的不想过一眼望得到头的日子
而在后厂现在的日子又显得太望不到头了

有一种英雄主义是消防员蜀黍的逆流而上

在后厂村还有一种英雄主义

是早上9点跟着车流、人流、共享单车流

一起缓缓向前

几乎每个“村民”在上班途中

都要经过这条“死亡公路”的洗礼

后厂村路长度仅为4公里

每日通行的人流在10万以上

在公交、大巴、汽车与共享单车的围剿之下

作为园区内唯一一条规整的主干道

后厂村路速度常年低于20km/h

在这里工作的每个姑娘都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

如何 优雅地 

在10点前赶到公司上班?

后厂的姑娘们

不仅将青春洒在了电脑前

还洒在了 去电脑前的路上

而晚上的高峰在也在9点

打车可以报销的时间点刚过 一秒

滴滴排队的时间瞬间跳成了 一个小时

这个无比繁华的西北角

无疑是滴滴司机的最爱

一个叫车时常费远高于里程费的
大型农村

工作

笃笃笃笃

哒哒哒哒

嗒嗒嗒嗒

谁抖腿了我没有
别瞎说

「这是我写代码的节奏」

同在一片互联网蓝天下的后厂花们

尽管从事着不同的工种却有着同一份踏实

学习时很努力

后厂村花

让生活,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文章来源:Python爱好者社区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大数据是个技术,数据库才是它最好的产品形态

上一篇

云徙助力良品铺子「双11」:成为5.6亿背后的技术力量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真实的北京IT圈:后厂村姑 vs 后厂村花?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将以邮件的形式发放至您的邮箱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