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

30万微博评论看翟天临与毕业生的爱恨情仇

广告
广告

作者:朱小五&王小九

  来源:凹凸数读

我将带着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精神伴随我一生的演艺事业!

——翟天临硕士论文致谢辞

2019年5月27日凌晨,翟天临又上了热搜。

这次的热搜绝对不是买的,因为实时搜索微博“翟天临”广场,你可以看到无数人真情实感地……在骂他。

因为他们在写论文。

毕业临近,因为年初翟天临学术造假事件,很多学校将论文通过的难度由easy提升到hard,查重率由以往普遍的30%降为20%、15%甚至10%……为了降重,这届毕业生的扩句,倒装、同义词替换、句型转换等能力都得到了显著提升。

为了探索这个有趣的现象和背后的问题,我们爬取了翟天临2月道歉微博下的30万余条评论。

事不关己时,吃瓜与控评齐飞

在这30万条评论中,有20多万条集中在3月2日之前,在此阶段,粉丝积极控评与吃瓜群众的嘲讽占大多数。

翟天临的粉丝名叫“天使”,而粉丝对他的昵称为“甜梨”,在初期粉丝的控评中,先用“挺你”“心疼”“善良”等词汇试图告诉路人,虽然他学术造假,但他是个善良的好演员啊!然后再说几句“等你复出”“知错就改”“挺过”“支持”来给自家哥哥东山再起的信心。

而不买账的路人那时的骂声还集中在对他学术不端,学历不实的道德谴责。“翟博士”“学霸”成了嘲讽的黑称,立下的“人设”也迎来了“装*”的反噬,要求“封杀”与“退出娱乐圈”的声音也并不罕见。

毕业季来临,多角度开喷

3月2日到5月26日,随着查重标准的发布,开题、初稿等任务的进行,开始陆陆续续有学生来到他的微博下发泄怒火。

5月27日,随着“翟天临”热搜词条的出现和毕业论文压力的增加,学生们都想起了这个“罪魁祸首”,从那天起,翟天临微博评论迎来新一轮的激增。

这时的内容,主要分为以下几种。

改论文改到头秃的毕业生们在崩溃和不理智的状态下,会先来发泄一通,“恨”“杀”“死”“滚”等字眼持续出现在翟天临的微博评论中,毕业生问天问地:又不是我一路水上博士,为什么让我连本科都毕不了业?

而稍微冷静一点的毕业生们,可能会先来几句“害惨”“毕业”“答辩”“坑”等出现频率最高的词阐述一下原因,然后再爆粗口;

也可能会来拿出自己学校低到令人发指的查重率,用“查重”“降重”“%”等词汇有理有据地控诉一番,然后再爆粗口。

最“冷静”的是那些改论文到深夜的朋友,心力交瘁的他们在绝望中点开微博,给翟天临留一句言:

“你睡得好吗?我还在改论文。”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太阳吗,这是我见过的第二次了。”

“昨天熬夜到通宵,都是拜你所赐哦。”

有趣的是,一些还没毕业的学生也想来凑个热闹,“先留个爪三年后写论文时候再来骂你。”“转发这个锦鲤翟天临,不知道知网也能博士毕业。”

熬夜的在激情开麦,通宵的已心如死灰

上述第二阶段中的评论用户,既不是来吃瓜的,也不是看到热搜来凑热闹的,他们是真正被论文困扰而来宣泄怒火的。

因此我们爬取了他们在个人主页中填写的学校信息,发现以下学校的学生吐槽频次较高,这些学校很有可能调整了查重率或者提高了其他通过标准。

我们随机搜索了其中几个大学,发现也确实有该学校的学生在吐槽论文难度升高。

学生们评论的整体时间分布,除了凌晨2点到6点的时间段,整体都比较均匀。

但评论“睡了吗”的同学中,基本集中在半夜11点到凌晨3点的时间段,这时的同学经历了漫长的改重洗礼,用残存的力气也要去问候翟天临一句。而到了3点以后,怕是连问一句“睡了吗”的心情都没有了(因为他肯定睡了)。

是积极改革还是矫枉过正?

经此一事,翟天临如“范冰冰逃税”“卢本伟开挂”一般,彻底成为了负面行为的代名词。而对于学生铺天盖地的吐槽行为,网络上也渐渐出现了两种声音。

一方认为,一边唾弃翟天临学术不端,一边又因为自己的论文要求更严格化和规范化而去骂他,是毕业生的“双标”。

以本科为例,大部分学校要求学生在大四的12月份进行选题和文献综述的准备。也就是说,在6月答辩之前,本科生至少有4—6个月的时间来写论文。

但在《劳动报》“你会花多少时间写毕业论文?”的调查中,超过90%的本科生用不足30天完成论文,有47%的学生甚至只用了不足10天。再给一个月,这90%的人也是“临时抱佛脚”,产出一篇对于学术圈来讲无用的“废纸”。

因此,熬夜水论文、水答辩是常态,大部分没有独立完成本学科论文能力的本科生无法马马虎虎毕业,于是甩锅给了翟天临。

而另一方则认为,提高教育标准,宽进严出无可厚非,但很多学校一刀切的降低查重率行为,对很多专业的学科并不公平。因为根据知网等网站的规则,不少专有名词、代码、公式、实验器材等不可更改的内容,在查重报告中都会被“标红”,定义为抄袭。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学生只能为了降重不择手段,要么写出一堆无用的废话提高基数,要么将精简的词句玩命扩写成大白话。而翟天临,只不过是学生怒气的发泄口。

再者,一个查重率40%就能过关的翟天临,反映的问题是背后采取的手段与相关人员审查的不规范,即便把查重率降到1%,也是治标不治本,依然无法杜绝这种不规范的行为,这是最大的不公与偷换概念,是在让正常老老实实写论文的学生买单。

论文的改革众说纷纭,但我们期待翟天临事件引发的一连串后续能够为各高校敲响警钟,逐渐发展出既能更加保证论文的质量,发挥出其应有的检验学生学习成果的作用,又不会让学生白白浪费时间在扩句缩写来降重上的合理制度。

毕竟,以后每年的6月,翟天临都要上一次热搜了。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计算存储分离 华为云多模NoSQL服务GeminiDB更易用

上一篇

揭秘!一个高准确率的Flutter埋点框架如何设计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30万微博评论看翟天临与毕业生的爱恨情仇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将以邮件的形式发放至您的邮箱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