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IEEE态度转变:解除对华为评审限制

广告
广告

大数据文摘出品

作者:周素云、魏子敏

IEEE的态度发生变化。

今晨,IEEE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中国官网及官方公众号同时发出声明,表示IEEE向美国商务部要求就出口管制条例在IEEE出版活动的适用性做出说明。目前,IEEE已收到相关说明。

根据新的信息,华为及其子公司的员工可以参加IEEE出版过程的同行评审和编辑工作,无论他们的雇主是谁。

并进一步表示:

我们此前限制性的做法完全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志愿者和会员,规避相关的法律风险。在我们收到相关说明后,法律风险得以解除。我们由衷地感谢来自世界各地的会员和志愿者向IEEE提出的问题和意见,同时也感谢大家耐心等待我们处理好这一复杂的法律情况。IEEE,公众号:IEEE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声明更新:IEEE解除对编辑和同行评审活动的限制

十大协会联合发声:希望学术回归正常轨道

5月29日,全球最大专业技术组织之一,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的内部邮件被曝出,称将禁止华为员工为旗下杂志编辑和审稿。邮件一经公开,立即在学术圈引起轩然大波。

正当我们还抱着科学无国界的信念,看着IEEE的愿景和使命,期待剧情反转的时候,5月30日上午,IEEE发出官方声明,确认禁止华为员工参与编辑与审稿工作。

此事引发了华人学术圈的一片声讨。昨日,中国十大学会难得统一发声,就此事发布了《关于 IEEE 限制正常学术交流事件的郑重声明》。

全文内容如下。

近日,IEEE 对华为员工及华为资助的个人参与审稿作出无理限制,我们深感震惊。

科研人员参与期刊审稿是履行同行评议责任的基本权利,没有国籍、种族或机构之分。对科学家从事正常学术交流横加限制,是对学术独立、科学精神和科学共同体价值观的亵渎,是对正常学术交流秩序和科技发展的粗暴践踏。我们强烈认为,对学术交流政治化的危险做法应高度警惕,并对其给国际学术交流蒙上的阴影深表忧虑。

科学无国界。IEEE 作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非政治性、非营利组织,其内部少数人将学术交流与政治捆绑的举动,完全背离其长期秉持的「可信赖、无偏见」的核心价值。这一「审稿门」事件,是对科学家个人和机构的严重歧视,是学术交流发展中的严重倒退,已成为国际学术界科技界的一场危机。

作为与 IEEE 有着长期良好合作的学术组织,我们对学术交流政治化的逆流坚决反对,对挑战自由平等学术交流准则的企图坚决反对,对破坏公平公正学术环境的行径坚决反对。

我们强烈呼吁,世界各国科学家、科技组织和学术共同体关注此次学术界的重大危机,共同捍卫学术交流的国际准则,确保科学研究无政治化,共同采取有效行动,避免事件滑向危害科技健康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的深渊。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敦促 IEEE 清醒认识事件对全球科学共同体所造成的危害,以实质举措消除事件的恶劣影响,让学术交流回归正常轨道,以实际行动取信于全体会员和全球科技界。

特此声明。

中国电子学会

中国通信学会

中国人工智能学会

中国电机工程学会

中国机械工程学会

中国电工技术学会

中国仪器仪表学会

中国光学学会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

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

CVPR发声力挺华为,多名学者辞职

“这突破了一个学术人可以接受的底线。”

事件发生后,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海霞致信IEEE主席称,“做为IEEE 的会员和期刊编委,我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我申请退出我所在的两个IEEE 期刊的编委会”。

随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副教授刘奕群也发文称将辞去其在IEEE的相关职务。

除了华人教授,这一话题也引发了不少国际研究者的声援。东京大学、日本人机交互界泰斗,索尼增强现实之父暦本纯一老师也在twitter表示,将不再为IEEE审稿。

5 月 31 日,PAMI TC 主席 Bryan Morse,同属IEEE的计算机视觉顶会CVPR 2019 大会主席 Larry Davis、Philip Torr 与朱松纯联名发布了一份声明:

“我们的会议对所有希望提交作品或以其他方式参与的人开放,我们欢迎与所有人成为朋友和同事。IEEE 对这些限制的说明仅影响清单上公司的成员是否可以审阅论文,参加我们公开的会议并不受影响。”

作为研究者,如何妥善应对当前局面?

话题出现后,不少读者都向我们表示,技术方向的学生毕业要发文,年轻教授评职称要发文,相关领域的学术研究更需要这样的平台去交流,但面对IEEE这样一个让学术人“寒心”的决定,科研工作者能怎么做又该怎么做呢?

31日下午,在由清华大学AI研究院院长张钹院士、中国人民大学高瓴AI学院院长文继荣教授领衔的“AI安全与伦理”论坛中,几个老师也就IEEE禁华为员工审稿事件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张钹院士表示,“这个阶段是必然的,中美斗争是我们不可避免的,所以大家也不要太生气。这些规则和原则本来就是美国所制定,他们要求别人遵守,我们说了也没有用, 看淡就好了。”

文继荣教授认为,他很赞同张钹院士的观点。他说:“在上个月参加的华为战略技术研讨会上,我感受颇深。华为公司在整个网络、芯片、基础软件、5G,AI等都有一个全面的布局,大家可以简单想象一下,如果这些布局全部完成,美国的核心竞争力将被动摇,你要是美国你怎么办?这并不是一个难理解的事情。所以面对这个问题,没什么特别值得讨论,大家就挺直腰杆把!“

此外,文教授也透露,CCF(中国计算机学会)也将于6月5日在北京大学专门就IEEE事件举行相关研讨会。此前,CCF已发表声明,暂时中止与IEEE旗下通信学会(ComSoc)的一切交流与合作;不建议CCF会员向任何ComSoc主办的会议和刊物投稿;建议CCF会员不参加ComSoc主办的刊物和会议的审稿和其他学术评价活动。

大数据文摘在IEEE华为禁令刚刚发生后,曾就此问题采访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副教授刘知远,他在采访中谈及,此次事件也许也是一次契机,驱动国内各大学会和高校尽快推出更加科学的学术评价政策。国内研究者们一方面要捍卫学术自由,另一方面,也要开始考虑如何建设真正开放中立的国际学术组织。但是,并不能因为反对IEEE的错误行径,而采取同样封闭的政策。

以下是采访内容。

文摘菌(Q):不少读者在IEEE事件后都向我们表示,一方面想拒绝给IEEE投稿,但是同时又担心这样做会毕不了业或者评职称有影响。作为一名技术方向的学生/研究者,如何妥善应对当前的局面?

刘教授(A):根据中国计算机学会刚刚发布的声明,已经将IEEE通信学会旗下的期刊和论文剔除出CCF的推荐期刊和会议列表了。这些新变动在短期内应该会对一些同学和老师产生一些影响。此事暂时无法做出更长期的预测,与IEEE等国际学术组织的后续应对方式等多个因素都有密切关系。

最近,国内正在倡议在学术评价中反唯论文,感觉这次IEEE事件也许也是一次契机,驱动国内各大学会和高校尽快推出更加科学的学术评价政策。

Q:IEEE声称该事件影响轻微,也有人认为只是不能审稿对华为的影响不大,但接连几位教授退出IEEE,学者们最不能忍受的是什么?国内研究者除了辞去相关职务还能做些什么?

A:我想最重要的启示,是让国内学术界认识到这些国际学术组织并非完全中立、开放的,有随时向我们封闭的可能性。我们作为国际学术共同体的一份子,一方面当然要通过自身行动来表达捍卫学术自由的立场,另一方面,也要开始考虑如何建设真正开放中立的国际学术组织。

Q:怎么看待国内期刊、会议论文,在奖项评定、职称评定、基金申请的作用不如外文期刊?对此国内期刊、会议、学术机构还需要做出哪些改变?

A:很多国际会议、期刊有几十年的历史,它们在学术界的声誉是逐渐积累起来的,不是国内期刊、会议短时间就能追赶的。过去,我们会认为某些国际组织、期刊和会议是完全开放中立的,但这次事件让我们认识到它们有被某国政治挟制的危险。

现在,我国学者在很多领域已经崭露头角,力量日益壮大,我们完全有自信,团结起来建设真正开放中立的学术期刊和会议。

Q:周志华老师昨天在微博提到,“建议圈内IEEE各级管理层的专家向IEEE提议改到瑞士之类去注册。更重要的是,大家多支持国内优秀期刊 。”那么学术中心的转移短期内有可能吗?中国否真的可以借机发展,成为下一个学术中心?短期内达到这一目标的阻碍在哪里?

A:从历史来看,学术中心的转移是伴随经济中心的转移而产生的,是个长期而艰难的过程。但是,无论是否要成为世界学术中心,建立我国独立自主的高水平期刊和会议体系,在任何时候都十分有必要。

Q:是否有可能我们重新组织一个新的机构,或者着手培养和提升可以对标IEEE的中国会议和期刊的质量?目前中国学术领域有相关计划吗?

A:从我经常参与的中国计算机学会、中国中文信息学会、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的情况来看,国内学会每年组织很多在国内影响力很大的学术会议,运行很多历史悠久的学术期刊。

如果IEEE坚持在错误的方向上越走越远,相信国内各大学会都会有意愿、有能力建设好自己的学术会议和期刊。

不过有必要指出,我不建议因为反对IEEE的错误行径,而采取同样封闭的政策。

国际上绝大部分学者还是坚持学术中立和学术自由的,他们是我们需要团结的对象,我们在坚持独立自主的同时,要比以往更加拥抱学术开放和学术自由,共同反对干涉学术自由的行为。

Q:IEEE事件是否意味着中国可能会独立于美国成立自己的技术标准,中美将会在学术上发生分裂,或者说学术上的“冷战””铁幕”?反馈到工业界会有哪些影响?

A: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如果以IEEE为代表的国际学术组织坚持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我想这会受到全世界学者们的一致反对。

Q:近来还有很多中国留学生表示出国留学签证受到阻碍,您对中美关系在学术圈的影响有体会吗,学术圈是不是正在收紧?

A:根据周围同学的反馈来,的确赴美学术交流和留学的签证政策有收紧的趋势。

就像刘知远教授的在回答中所说,在IEEE事件中,我们认识到国际学术组织也并非完全是中立、开放的,随时封闭的威胁迫使我们需加快建立我国独立自主的高水平期刊和会议体系。

在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颁布的 90 天的临时一般许可证(TGL)中,为开发 5G 标准而与华为或其关联子公司进行必要合作的国际标准机构或组织中,IEEE就排在列表第一个。但同样获得90天临时许可证的协会和组织还包括:国际标准化组织 ISO、国际电信联盟 ITU、欧洲电信标准化组织 ETSI、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 3GPP、美国通信工业协会 TIA、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 GSMA、GSM协会、全球移动通信系统等。

未来这些组织和协会怎么选择我们尚不得知,IEEE是否是只是全球学术面对政治高压而做出“应激决策” 的开始。未来是否会有更多学术共同体的割裂,不同阵营的产生。

这场蔓延政治界、工业界乃至学术界的“战火”还将持续多久,我们都不无法预测。但无论是发展独立自主的的期刊或会议还是自主研发芯片,我们都需在比以往更加拥抱学术开放和自由,更多地参与国际合作,更加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

相关链接:

https://twitter.com/search?q=rkmt%20&src=typd

https://new.qq.com/omn/20190529/20190529A0LMBW00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解决云中灾难恢复其实只需三个步骤!

上一篇

「完整版」农业银行数据库使用实践和发展规划!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IEEE态度转变:解除对华为评审限制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将以邮件的形式发放至您的邮箱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