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库

国产自研数据库DM8发布 看冯裕才的四十年“达梦”之路

广告
广告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国产自研数据库DM8发布 看冯裕才的四十年“达梦”之路
0 0

5月8日下午,借助第十届中国数据库技术大会(DTCC 2019),国内知名数据库管理系统和大数据平台软件及解决方案提供商、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梦”)发布了新一代数据库产品–DM8。

这一天,距离达梦董事长冯裕才首次萌生研发自研数据库的想法已经过去了近四十年。

交流过程中,这位精神矍铄的企业家总会给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事实上,除了达梦董事长,冯裕才还有另外一些身份——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博士导师,现任华中科技大学数据库与多媒体技术研究所所长,国家教委科技委信息学部委员,中国计算机学会多媒体专业委员会委员,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

但是,比起商人或者教授,他更愿意说自己是一位坚持近40年做自主可控国产基础软件的“追梦者”,是一位痛并快乐着的“创业者”,也是数据库中国梦的“坚守者”。

3次失败,从0到1:研发国内首个数据库系统原型CRDS

在以前,提起数据库,大部分人首先想起的是数据库三巨头——IBM、甲骨文和微软,很少有人能一下子想起国产自研数据库。确实,在上个世纪,当国外数据库发展方向已经由科研转向商业化时,国内数据库的发展还在萌芽状态,更不用提国产自研数据库的发展了。直至改革开放初期,国内数据库领域才开始理论探索与原型研究,只是这时仍以发表著作、培养学生为主,少数进行原型探索。

前无古人,后不知是否有来者。正是在这样几乎空白的背景下,当时还是华中科技大学教师的冯裕才开始了对数据库管理系统的探索。系统知识匮乏、人才短缺、资金匮乏……在那个国家大力发展市场化经济,大多数人尝试下海经商的时代,冯裕才偏偏要“反其道而行”,顶着困难,一头扎进了国产数据库的科研道路。

从0出发,历经领导反对、外资诱惑、三次失败等重重难关。终于,1988年冯裕才和他的研发小组成功研发了我国第一个自主版权的“数据库管理系统CRDS”,这是他走上国产自研数据库的第十年。有了第一个产品后,冯裕才带领团队,将数据库与面向对象、地理信息、多媒体、图像、图形、安全等多个领域知识进行交叉研究,随后研制出多种数据管理系统的原型及产品。这些研究成果也在日后成为达梦数据库的“核心竞争力”,组成目前国产数据库的重要一环。

难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四十年前的冯裕才不可能不知道,但他还是去做了,怀揣着一片碧血丹心,带领团队实现了国产自研数据库从0到1的突破。

开源还是自研?坚守初心做中国自研数据库产品

随着90年代信息化浪潮的全面推进,国内数据库企业也开始蓬勃发展,但大多数还是利用国外引进的开源数据库进行研发。已经实现历史破冰的自研数据库也伴随着冯裕才的市场化探索进入了第二个发展阶段。2000年,他创建了国内第一个数据库公司——武汉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开始将自研数据库研发成果进行市场化推广。

这时,面对国外的开源数据库,冯裕才面临着两个选择:开源或者自研。彼时的国内数据库,无论是从系统性、覆盖面还是信息源质量上都与国外开源数据库存在着不容忽视的差距。如果使用开源,在CRDS以及后续产品的基础上,达梦很有可能以最快的速度成为中国的数据库“巨头”,再登行业高阶。这对于已在中国数据库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冯裕才来说,何乐而不为呢?

但他认为,开源会对企业的知识产权、信息安全、创新和企业文化造成巨大风险。如果选择开源,短期内产品各方面可能会有显著提升,但是由于没有经历过数据库研发的整个过程,无论是在研发队伍、人才还是技术掌握方面都会有所欠缺,所以其根基是不牢固的。

相信对于怀揣着“完全国产自研”的梦想十年磨一剑的冯裕才来说,如果当初使用了开源数据库,那么后来的达梦可能也就不叫“达梦”了。达梦,达中国自研数据库之梦。正是这样的初心,促使他力排众议,选择了更加艰难的数据库自研道路。

2015年前后,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尽管曾多次被劝说购买Informix代码授权,但在权衡后,冯裕才最终决定放弃购买,又一次选择了自研数据库。

事实也证明冯裕才的决定是正确的。2013年以后,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中国数据库行业进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阶段,截至目前已经拥有近200家数据库厂商。但值得注意的是,达梦数据库是其中唯一一家坚持自主设计、自主编码的数据库。据2016年权威检测,达梦产品代码自主原创率达99.9%。可以说,中国的数据库体系完全可以划分为自研数据库系(达梦)和开源数据库(其他)系。

经济上,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温,甲骨文中国区大规模裁员。文化上,新闻联播也一改往日的温和严谨,以“宣言”式评论强势登上微博热搜。以上种种,更加突出了国产品牌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重要性,也进一步体现了冯裕才和达梦的深远智慧。

利益还是用户?厚积薄发,做适合中国用户的数据库

历经四十年的沉淀与积累,达梦数据库逐渐在诸多行业中积极实践并取得显著成果。达梦产品目前已覆盖公安、电力、铁路、航空、审计、通信、金融、海关、国土资源、电子政务、应急救援等军口、民口30多个行业领域。

其中,实施同步集群应用系统的案例有海南社保、湖北银行核心业务系统、武汉公积金等;实施MPP集群应用系统的有国家工商总局、河北公安等,其中公安云大数据中心解决方案获得了本届DTCC大会“2019中国数据库技术年度评选”“年度最佳创新解决方案”奖;中铁建实施了读写分离集群应用系统;实施DSC集群应用的有最高人民检察院、南方电网等。

在这些应用案例中,有完全使用达梦数据库产品的案例,也有部分核心系统由国外数据库产品替换成达梦数据库产品的案例。尽管应用程度不同,但都传递了一个信息:达梦数据的项目案例越来越多、产品应用领域越来越广,其安全性、稳定性已经逐步获得了社会各界和国家的认可。

是什么令达梦数据库产品能够逐渐代替甚至超越国外数据库产品在中国市场的地位呢?极高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固然是最重要的,但促使其在中国市场进一步应用的是,达梦始终立足本地用户实际情况,研发适合本地市场的数据库产品。

冯裕才提到,甲骨文之所以体量越做越大,功能越做越全,是因为它是面对全球市场的应用产品。但面向全球的同时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就是很难贴合单个市场的独特需求。根据达梦的调查显示,对于购买甲骨文产品的具体客户来说,能够用到的功能不足十分之一,其中90%的功能是浪费的,但是甲骨文不会对这90%的无效功能负责。另外,体量大、功能全的产品在部署时也会占用相当大的资源,这样就会造成交易双方的资源和资金的浪费。

相比之下,达梦更多的是追踪中国用户的需求。在保证性能的前提下,保持体量轻、上线快,避免过多无用的“花架子”。在这方面,达梦实现了两个创新点:一是达梦产品的四个集群都是挖掘中国用户需求的创新成果,二是以数据服务为核心的大数据库系列产品源于对用户痛点的挖掘。

达梦高级副总、数据库总设计师韩朱忠说,甲骨文强大的同时历史负担也会更重,它为了兼容历史数据,在内部架构上也更容易出现问题。达梦的历史负担相对来说比较轻,所以更注重架构,追求以最小的代价实现最丰富的功能。

扎根现在 奠定未来 打造中国的世界级数据库品牌

在技术上,达梦数据库已经与国外数据库差距缩小,甚至在某些性能上已经超越部分国外数据库,目前要做的就是用优质的售后服务与国外数据库拼市场。

冯裕才透露,经过湖北银行和武汉公积金的成功案例,可以确定的是,未来会有更多地方银行将陆续使用达梦数据库的产品。在市场计划方面,冯裕才希望在两到三年内完成从地方银行到重点银行的市场覆盖。

在用户需求方面,达梦将会继续追踪中国用户的需求。区别于甲骨文“大而全”的产品结构,达梦更希望实现一种科学化的“微服务”,实现企业和用户的双向灵活性,避免踌躇于短期利益。

对于大数据、智能化的飞速发展,冯裕才认为,数据库的研发应该考虑到新技术的发展,例如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他在演讲中提到,数据库未来的发展离不开分布式、人工智能深层结合、云原生数据库和事务分析混合处理等方向。面临巨大的市场需求,达梦数据库更应该掌握核心技术,持续创新,打造中国的世界级数据库品牌。

四十年来,多种身份与重重困难没有改变冯裕才的赤诚之心,反而激励他迈出了旁人不敢迈的一步,坚持了旁人不敢走的路。达梦,达中国自研数据库之梦。与太多言之凿凿的壮志雄心相比,这位花甲老人呕心沥血近四十年的国产自研数据库“达梦”之路更令人钦佩。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微服务?数据库?它们之间到底是啥关系?

上一篇

被美列入出口“黑名单”,华为海思凌晨发信:所有备胎芯片全转正,要科技自立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国产自研数据库DM8发布 看冯裕才的四十年“达梦”之路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将以邮件的形式发放至您的邮箱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